病例1,朱纯国,男,19岁,蕲春县轴瓦厂工人,1976年6月15日来我处就诊,症见面色红赤、声音洪亮、体格健壮、食欲正常、舌红苔薄白中间厚、脉弦数浮大,自诉头痛时脸唇青紫,痛时如刀绞斧劈。通过武汉某医院脑血管造影,结果显示右脑血管肿瘤,并诊断是先天性的。医院建议手术,并让其父亲签字。其父问手术后果如何,主管医师说不死就成傻子。于是,通过他人介绍到我处诊治,其父叮嘱我:“你尽管治疗,出了什么事与你无关,你尽管放心治疗!”药用腐蚀脱化、活血化瘀、平肝熄风、滋阴潜阳之品,每疗程三十付,头三个疗程结果头痛剧烈,之后头痛逐渐平息,服药一年左右,病告痊愈,如今身体健康,子孙满堂。

病例2,潭世田之妻,45岁,广西省柳州市柳城县上皆村人(0772-8219152),诊断为乳腺癌,2008年9月中旬通过他人介绐来我处拿药1月,接着又拿2次,第2年再拿药1次,病告痊癒,至今仍未复发。针对乳腺癌,方剂应以腐蚀脱化药为主,再加上泻浊除积、抗癌解毒之品而护此良效。

病例3,陈春娥,女,56岁,湖北宜昌人(0717一8686907),证见肌肉消瘦、面色无华、精神尚可、情绪易躁、饮食如常、舌淡红苔薄白,术后主治医师说手术未尽,靠在胸上部腋窝处仍存有余瘤。本人诉说术前右乳有瘤状物下垂至腹股沟上端,遇鱼猪肉类及其它动物肉类,闻其味腥臭无比,脉象濡缓,病理切片检查,确诊为乳腺癌。药用腐蚀脱化、泻浊除积、解毒散结、扶正补虚之品,服后小便疼痛难忍,排出肉样物质,之后其痛自消。半月后肉样物质逐渐消失。之后连续服药半年至一年(兼服西洋参片),现健康无恙。

病例4,陈贤四,男,62岁,湖北省浠水县洗马镇河东村人,2003年4月16日就诊,自述鼻塞不通,流肉样血涕,不闻香臭,口干,眉棱骨中心痛,舌红赤,舌苔黄腻,腹部灼热,见凉则舒,口渴饮冷,大便干结,脉浮弦而数,食欲常可,但食不知其味。经磁共振CT检查,诊断为鼻咽癌。上述症状可看出其癌毒已攻肺胃大肠,一派阳旺之症。药用腐蚀脱化、泻浊除积、解毒抗瘤、生津养液、清除腑热、润肠通便之品,半年后一切症状消失,但口鼻无味症状仍未解除。为巩固疗效,每年从我处拿药2次。2012年因一人生活,孤独无助,服农药自杀身亡。